灵魂拷问摄影师如何面对镜头前的苦难

admin 2020-06-25 13:46 新闻动态
作为一个摄影师,我们常常要拍摄各种不同的题材,而我们的镜头前,当然不会只有欢乐与美好,有时也会出现痛苦与不幸。
我们该如何对另一个人的痛苦作出反应?比如对难民、病人和生活极其贫困的人,只是怜悯并感谢我们的生活没有他们那么糟糕吗?
 
或者,仅仅在心里对他们的不幸表示同情?再或者,了解他们的痛苦和需求并帮助他们减轻痛苦,用实际行动回应内心的同情?
 
01|Armin,生于 1994 年,拍摄于萨拉热窝,选自《小心地雷》(Beware landmines)系列,2006 Elena Givone
 
摄影艺术家该如何处理这种痛苦?摄影记者拍下受苦受难群体的画面,并展示给生活幸运的人,会产生什么影响?这些画面是刺激了改变,还是仅仅成为我们衡量自己幸运的一种景观?
 
02|Sedina,生于 1995 年,拍摄于萨拉热窝,选自《小心地雷》(Beware landmines)系列,2006 Elena Givone
对意大利摄影师埃琳娜·吉沃尼( Elena Givone)来说,她希望唤起的并非怜悯,而是希望,包括那些苦难者的希望和能提供帮助的人的希望,并设法改变现状。
 
从她作品中能看到,梦想不是睡眠时产生的幻觉,而是对可能性和意愿的描绘。
 
埃琳娜·吉沃尼于 1979 年出生在意大利都灵,在都灵大学获得国际关系和外交事务学位,在欧洲设计学院获得摄影荣誉学位,随后在阿姆斯特丹的格里特·里特维尔德学院继续学习。她去过许多国家,包括波斯尼亚、巴西、布隆迪、法国、希腊、斯里兰卡等。2006 年,她获得了 FNAC 新摄影天才奖;2008 年,她还获得了意大利年轻艺术家“前进”(Movin Up)奖学金;同时,她的作品也获得了广泛展出。
 
埃琳娜·吉沃尼访谈录
 
你拍照片的动力是什么?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我有强烈的愿望去了解拍摄对象,我想替那些被忽视的人“发声”,也希望使经常被人们忽视的那部分人变得可见,拒绝刻板印象。
 
我的祖母教导我要同情穷人和那些最需要帮助的人。对我来说,抱有同理心,倾听他们的心声并建立一种联系是很自然的事。
 
03|Berina,生于 1995 年,拍摄于萨拉热窝,选自《小心地雷》(Beware landmines)系列,2006 Elena Givone
 
你认为你的工作是富有同情心的吗?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同情始于对痛苦的认识,无论是我们自己的还是他人的,这也勾起了我想治愈痛苦的愿望,想给那些受苦的人以安慰。
 
我不希望公众止步于怜悯,而是希望引起共鸣,创造一种情感、梦想和可能性的交流。
 
 
04|Gilson,拍摄于弗洛里亚诺波利斯,选自《远走高飞》(Flying Away)系列,照片背后写着:Gilson(9岁),“我想飞到圣保罗”,2008 Elena Givone
 
2006 年,你在波黑的首都萨拉热窝拍摄了很多关于战后儿童成长的照片。那个项目是怎么开始的 ?(图 01~03)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那是一个下雨天,我在萨拉热窝遇到的一个小女孩给了我灵感。她叫阿德娜,她带我去她的学校,去她朋友的家。
 
这些孩子大多出生在 1992 年到 1994 年之间,他们没有直接经历过战争,但每天都承受着战争的后果,他们住在满是弹孔的混凝土建筑里,无法去附近的公园和林地玩,因为那里散落着未爆炸的地雷。
 
 
05|Suelen,拍摄于弗洛里亚诺波利斯,选 自《远走高飞》(Flying Away)系列,照片背后写着:Suelen(10岁),“我想坐飞机去佛罗里达的 Cantinho da Trindade 看我叔叔”(那里离她住的地方有 50 公里),2008 Elena Givone
 
可以举例说明你的摄影方式吗?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我真的很喜欢塞迪娜(图02),她第一眼看上去就像个男孩,带着骄傲而又恐惧的表情坐在那里,一只脚踩在安全的柏油路与危险的草甸之间。
 
我使用大画幅胶片相机拍照,这是一个使我充分冥想的过程。孩子们向我介绍他们的日常生活,并选择坐在哪里拍照,我仅仅按下快门,任凭整个过程跟随我的直觉进行。
 
06|Taiane 和 Gustavo,拍摄于弗洛里亚诺波利斯,选自《远走高飞》(Flying Away)系列,照片背后写着:Taiane (4岁) 和 Gustavo (3岁),“我们想像鸟儿一样飞翔,在天空中自由翱翔”,2008 Elena Givone
 
你接下来的两个系列是在巴西拍摄的,一个在弗洛里亚诺波利斯的贫民窟,另一个在萨尔瓦多·德·巴伊亚的两个青少年拘留中心。为什么拍摄这两个系列 ?(图 04 ~ 06)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《远走高飞》(Flying Away)系列诞生于“梦想使我们自由”的理念。2008 年,我去了弗洛里亚诺波利斯,那是巴西南部的一个贫民窟。
 
我给每个孩子讲了一个故事:一个巫师有一块魔毯,如果你闭上眼睛,使劲儿许愿,它就会把你带到梦想的地方。
 
07|Emmesson,拍摄于萨尔瓦多 · 德 · 巴伊亚, 选自《远走高飞》(Flying Away)系列,照片背后写着:Emmesson(18岁),“在我的想象中,我和我女朋友 Kelly 一起飞到费尔南多 - 迪诺罗尼亚岛上,海滩、海浪和沙子是目击者,长大后我想做一名建筑师”,2009 Elena Givone
 
我被那个叫吉尔森的小男孩脸上紧张的表情所打动。(图 04)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我刚到贫民窟不久就遇到了吉尔森,我们一起玩,慢慢变得熟悉。他的父母告诉我,吉尔森永远也摆脱不了他们极度贫困的现状,而环境决定他们的首要任务是生存下去。
 
因此,我想做点什么来打破他们这种“必然”的感觉。吉尔森是第一个听我讲巫师和魔毯故事的孩子。他紧紧地闭上眼睛,相机快门一响,就有一只狗从他身边经过,他轻轻地推了一下毯子,想象着飞回他在圣保罗的老家。他的热情鼓舞了我。
 
 
08|Genivaldo,拍摄于萨尔瓦多· 德· 巴 伊 亚, 选 自《 远 走 高 飞》(Flying Away)系列,照片背后写着:Genivaldo(17岁),“在我的想象中,我和我女朋友 Yamilie 在费尔南多 - 迪诺罗尼亚岛上飞行,长大后我想做一名工程师”,2009 Elena Givone
 
请讲一下有关萨尔瓦多·德·巴伊亚的系列。(图 07 ~ 09)
 
埃琳娜·吉沃尼:2009 年,我带着魔毯走进了两个青少年拘留中心。这些青少年已经忘记了梦想的意义,他们在贫穷中长大,身边充斥着武器和毒品,或许他们从未真正意识到这一点。
 
我想帮助他们冲破传统的束缚,忘掉愤怒、悲伤、怨恨,梦想真正的自由是什么样子的。我让这些青少年想象自己十年后出狱了,并主导自己的生活,然后闭着眼睛在魔毯上写下自己的梦想,将它们写进“飞行日记”。
 
上一篇:维系生命的一吻高压电线杆上的生死之交68年普利
下一篇:多国旅行摄影,看完感慨世界太美了

猜你喜欢

手机扫一扫添加微信

150-1203-8888